Skip to content

一口气,不要放弃!

在网上筛选了近一月了,北闸口和花卉市场也都看过,只见到过三只很不纯的。价格虽便宜但看着就不喜欢。
后来只好寄望于网络,缩小到两个卖家,一个广州的,一个北京的。北京的卖家是自家养的,看着很用心,也给发了很多生活照,只是太小了,才一周多大。由于空运需满两月大,我也不想再等待了,选择了广州的卖家。这家也是和我最早联系的,也是河南老乡,感觉对狗狗很负责,想必会是好卖家把。交易完成了,第二天中午就能拿到狗。
于是带着开心与期望睡去。
4号,周二。 我在做着一个梦。被我妈急促的叫声惊醒。我知道出大事了。跑到姥姥的屋里,趴在姥姥身上哭。妈说姥姥走了。我只知道我没哭,其他该做什么也不知道了。我看了下手表,5点10分。妈接着给大姨,大舅,二舅打了电话。没几分钟之后大姨到了,进门问我叫救护车没,我说没。大姨说快跑去叫救护车。已多少年没在无人的马路上奔跑过了。接着我知道了,已经过世的人他们不管。医院的人说的。 亲人陆续到达,多是在不停的哭。直到上午十点多,我和舅舅,表哥,表弟抬着担架把姥姥送上了车。不是殡仪馆的车,舅舅的朋友找来的救护车。同样是开往殡仪馆的。我没有去。 我打出租到了民航大酒店,买了去新郑机场的车票。短信告诉我运狗狗的航班已经到了,我不能把它放在机场,我去取它。大巴停在航站楼5号候机厅门口,机场太大,走到货运处差不多要5,6里地。取狗收了5块钱。提着狗又走回航站楼坐大巴。机场的人说大巴不让带狗,一位机场的清洁工大娘帮我一起把狗笼塞进了我拿来的大旅行袋。上车时一位工作人员要帮我把包往车下行李仓拿,我直接告诉他包里是活的动物,他势意我上车了。之前我还想他会不让我上。
取过狗发现它肚子有不少红斑,那时并未太在意。后来证明那是狗螨。还有它拉第一泡便便里就有一条虫。不过很欢快的。
5号。周三 早晨喂了狗狗一个煮鸡蛋。我上班去了。晚上回来发现便便旁边还有一陀稀的呕吐物,狗狗特别的欢,也没想什么,喂了他半袋小包的软狗粮泡馒头,吃的很香。
6号。周四 老家的亲戚从上海过来奔丧了。中午狗狗吃饭后不到一个小时,吐了,一会又拉了一泡。但精神还很好。晚上大约快12点多,又吐了一次拉了一次,然后喝了很多水。狗狗显得有些疲倦了。 7号。周五 早上看着狗狗还行,起得也挺早。 不过不是那么的欢快了。 早上没有喂他,怕他再吐。 让他缓缓。
下午上班打电话让我妈帮我喂了狗狗。 晚上回去听说它吃了小半个馒头。
大约9点多狗狗吐了,还拉肚子。快12点又吐了。1点多我听见动静醒了,发现它又吐了,而且拉了,然后喝了很多水。狗狗显得有些没不舒服了,没精力了。也把我折腾的够呛。 8号。周六 早上吃过饭,9点就送狗狗到了宠物医院。检查了狗瘟和细小,结果细小强阳性。
医生开了240块钱的针,让输液。后来去掉了一针。170快。
狗狗太小了,血管细,再加是短毛狗,皮厚,总找不到血管,前后3个小吊瓶,扎了6针才打完。
最后又打了4针小针。有葡萄糖,盐水,消炎针,单抗血清,干扰素,还有止吐的。
直到中午才打完。医生说这是早期症状,后期会便血,吐血,感染细小的死亡率在60%以上。
我问医生,看它的情况会怎样? 医生说:你陪着他,不放弃。他就可能会活。
打针时还有点精神,还会反抗,想拒绝打针。带回家就有吐了,然后拉。我让妈多看住点,我去单位了。
晚上回家发现笼子里就有呕吐物,给它清理了,它又拉了点。还找了个旧盖蒂搭在笼子上保暖。
接着从9,10点到凌晨3点多,先后发现它吐了5次。不过吐的比较少了,肚子里已经没什么了。都是黄绿色的。
它晚上几次出笼找水喝。我按照医嘱,没有喂食,没有喂水。 9号。周日 早上9点之前就到了宠物医院打针。给它多加了一只免疫球蛋白。
昨天晚上发现他有脱水症状,吊瓶补水也改成上午下午两次。
上午打完针又到中午了。今天它精神状态很差,低温也很低,只有35度,医生还以为量错了。
扎针时几乎不动,没有反抗。打针时就一直趴着似睡非睡的样子。很让人担心。
我把下午的药费也付了,吃完饭去单位,下午委托我妈帮我带它打针。
唉,明天我妈要去陵园,我要上班,还在考虑怎么办。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