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既身心疲惫,又贫穷潦倒的一天!

今天真的是我既身心疲惫,又贫穷潦倒的一天!
其实这周都很不好,到今天真的有必要说一下.
从昨天凌晨说起.
00:04 回到家,发现煤火竟然灭了,搬到新家不到半月已经灭火了3次了!
父亲不知怎么了,最近一直上连班,5点多早班走,12点多中班回来.
我偶尔出去久了火就会灭,习惯熬夜的我半夜想做点东西吃,也只有忍住.
洗澡也是个大问题! 没有天然气的日子,也许还要很久才能适应. 早上7点闹钟响起,我赶忙穿衣起来,休了一周该上课.
现在对上课有一种期待,只是上课才会不那么无聊,期待着早点上完才能工作.
我走时,父亲还在用炭生火.
来到学校,上了电梯,还在庆幸没有迟到.
到了教师发现没有一个人,他们全迟到了!?
沉思了一会看了下排课表,看看手机. 明天才上课,我记错了!
没有马上回家,想给李哥打电话要我的钱,却只剩3毛的话费了.想给妈打个电话,钱却没有拿到.
慢无目的走到她单位门口,看到她的车.木木的站了一会.
回到家真不知做什么好.躺在床上,看着凌乱的新家.索性睡着了.
不久被父亲翻箱倒柜弄行,又不久被楼下狗叫惊醒.
我坚持着闭着眼不起来.
手机想起,永生他哥说让我下午帮他整电脑,我说马上就就去. 本以为百货楼离火车站很近,再到陇海路也就再多一个路口,便走路过去,到了再转车.
走到才发现原来真的不近.
到了,重装了系统,更新补丁,吃了捞面,又装了些必须的软件.
3点多都已无事了,突然想去看下她.
于是3点55用我仅有的一个一元硬币坐上了公车.
坐我后面的一个女孩的确挺漂亮的.
4点10分到了银基,几乎一路小跑.4点20到了二七广场.在人流中依然跑跑停停.
4点半来到了金水路口.一秒没有停歇. 继续前进,走到经八路口看到了那个黑衣的幽灵,面色看着不大好.
我几乎和她平行,没看到我,我向前跑,赶到她到下个路口之前到.
她比我快,刚到路口就亮了,她转了弯,我赶不上了,大声叫了她的名字,没听到!
我继续跑,一直跑到见不到了人.
无奈打了电话,让她帮我交下话费,她说听不清!
说在前面等我,我像阿甘一样继续跑着,5分钟跑了3个路口,我还是失去了她.
我在路边大口喘着粗气,仿佛以前在运动会上一样.
电话想起,她说在二七路,我无语了. 我白跑了!方向不对!
她又问我什么事,我又说了N变,她终于听清交话费了.却问我去哪交?
我说算了,不用了.一股的失落感顷刻泼向我,就像失去她那样!
挂了电话,我又跑起,我不只为了让她帮我交话费,还为见她下.哪怕她没看到我.
又跑到金水路口,电话想起,她说交过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只说了谢谢. 我总是时常的这样感觉,一会倍感失落,一会自我欣慰.感觉真是天堂与地狱. 我继续跑,到了她说的地方,转了很久没有见到.
隐约的脚痛,屁股酸酸. 身上很累了,但气还不很喘.
全身疲惫,一无分文,烟也没有,手机还是她帮我交的费.
站在繁华的二七路边,我倍感压抑.
给李哥打了电话,他还在外地,钱还没有着落.
好久鼓起勇气给母亲打了电话,母亲说来吃饭把,生日今天晚上过.
我说不去了,我心里知道,许诺过母亲的生日我包办的,却没办成.
母亲说还记得她的生日就很高兴了,没事,改天请她吃顿便饭就行了.
还问我买衣服了吗,和她还好吗? 我说买了,她又问给她买了吗? 我说也买了. 挂了电话,我差点哭出来.
几年了,我辞职没上班,母亲一直总在帮助我,总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我鼓励帮助.
可我许诺母亲,这次项目的薪水给母亲过生日的,却没有做到.
给自己买过了东西,却连样礼物都没给她买.
母亲却还想着我,关心我这,关心我那,甚至她.
回到家,脱鞋时发现脚上起了2个水泡.家里连个针都找不到!
吃了2口剩饭,然后倒掉了.接着看了<爱在哈佛>的最后一集,然后我独自躺在床上感动着. 阿姨回来了,问我吃了吗? 我说吃了.
她知道我没吃什么,给了我张50的,说:你爸也不给你钱,给你点用了方便,没人了吃好饭.
我说不要,借给我5块坐车用都够了,最后我拿了10块出去了,没有吃饭,买了烟转了回了.
接着写了这些!
最后还有几句话想说: 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会为我哭泣,只有母亲,祝你生日快乐!
这世上没有山盟海誓的爱情,只有一时冲动的激情! 以后我会记住:Just do 'speed' and 'passion', maybe life is like this ! 最后谢谢让我感悟的所有人!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