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中国

CNNIC 的创新服务 – 中文导航(“.中国”中文域名分类导航列表)

CNNIC 的创新服务 – 中文导航(“.中国”中文域名分类导航列表)

未命名

http://导航.中国/

 

“.中国”域名的域名网站分类导航列表

  显示分类关键词,非中文域名形式,展示“.中国”域名域名网站分类,点击分类网站,可弹出分类信息结果页面,显示已经注册开通解析且与分类相关的中文域名网站列表。

中文域名简介

“中国域名”是中文域名的一种,特指以“.中国”为域名后缀的中文域名,是我国域名体系和全球互联网域名体系的组成部分。“.中国”是在全球互联网上代表中国的中文顶级域名,于2010年7月正式纳入全球互联网根域名体系,全球网民可通过联网计算机在世界任何国家、地点实现无障访问。

 

中文域名工具

中国人缴纳的高税收,哪里去了?

(迁移自:MSN Spaces  2005-9-16 02:48)

 

中国人冤不冤:税负全面分析

一、中国人税负全球第二高美国财经双周刊《福布斯》今日发布报告称,在全球52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香港是仅次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全球第二个税负最轻的地方;中国内地则是全球税负第二重的地方,居于法国之后,也是亚洲税负最重的地区。中国专家称,经济高速发展,“税务负担指数”高是必须经历的阶段。

中国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福布斯》的“全球2005税务负担指数”调查,度量世界52个国家及地区雇主及雇员的综合税务负担,所用指标有5个,即公司所得税、个人所得税、财富税、雇主及雇员社会保障金及销售税。

该调查显示,中国在上述5个指标中,除了“雇员社保金”高于首位的法国外,其余指数均低于法国,总指数为160,全球列第二位。接下来的分别是比利时、瑞典和意大利等,中国台湾地区列49位,中国香港地区列55位,即倒数第二位,税务负担仅重于阿联酋。

二、工薪阶层:纳税主力军

据国家税务总局统计,2000年全国共征收个人所得税660亿元,其中工薪阶层缴纳的就有283亿元,占了42.86%,高居各个应税项目之首。2001年上半年,个人所得税共收入464亿元,工薪阶层所占比例依然最大。富人逃税、漏税,而普通工薪阶层、中低收入者负担了本来具有调节财富分配功能的个人所得税,这在中国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近些年来不断地在报上看到有关个人所得税问题的消息,有许多感慨。三年前新华社发出一条消息:《个人所得税主要由工薪阶层缴纳正常吗?》,据国家税务总局统计,2000年全国共征收个人所得税660亿元,其中工薪阶层缴纳的就有283亿元,占了42.86%,高居各个应税项目之首。2001年上半年,个人所得税共收入464亿元,工薪阶层所占比例依然最大。富人逃税、漏税,而普通工薪阶层、中低收入者负担了本来具有调节财富分配功能的个人所得税,这在中国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时隔一年以后,我又在报上看到《朱?基质疑富豪不缴个税?国家将加大对富裕阶层个人所得税的征收力度》的消息。在美国《亚洲华尔街日报》评出的“中国十大富豪”中不少人还是政协委员,他让税务部门一调查,结果发现这些富豪统统没有交个人所得税。他对此大为不满?“为什么越富的人越不交税呢?这是不正常的,都不交税,国家哪里有钱,怎么办事业呢?”“我看个人所得税还是应该交,我的工资超过800元的都交了,为什么越富的人越不交税呢?这是不正常的。”

中国有些人太荒唐了,大学生勤工捡学也要缴税!那他一年的总收入是多少?他一年总收入能否养活他自己?

三、高税收是否让老百姓得到了高福利?

1、九亿农民:基本没有医疗保障农民有“三怕”一怕自然灾害和市场风险,发展没底数;二怕老,老了没人管;三怕得病,缺医少药看病难。不少农民最后都死在家里。为什么?看不起病。小病扛、大病拖,实在不行就往家里拖,是许多农民的真实状况。现在医院的条件越来越好,收费也越来越高,一天的药费就是半年的庄稼钱。许多农村医保几乎空白,得了绝症只好在家等死,生和死都不用出门。农民真的很想问问,看病为什么就这样贵,医保何时保到我们?

2、教育产业化让穷孩子读不起书年年高招,年年有考上大学却因缴不起学费而无缘读书的凄凉报道。不要提内地欠发达地区,不要提广大乡村,更不要提“老少边贫”,就是在北京上海广州这些富庶地区,家庭经济建设稍未跟上时代步伐的市民,孩子考上大学也是一件让整个家庭布满愁云惨雾的“大喜事”。据现在的调查,大学生的家庭来源愈来愈集中,来自贫困地区贫困家庭的学生越来越少,严格地说,没有。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当然很复杂,但高校畸形的高收费是一个最直接、最看得到的过滤器,将所有贫困家庭的孩子挡在了外面。

3、下岗职工:可有可无的失业保险按照官方的估算,失业人数大约为550—600万人左右。而众多学者在研究失业问题时实际上往往还有另外三种口径:其一,是在政府发布的失业率上加上企业下岗职工,即再加上650万人左右;其二,是在第二种口径的基础上再加上现有企业的冗员,目前各方面对企业冗员的估计在1500—3000万人左右;其三,是再加上农村的剩余劳动力,即每年3000万人左右。按照1999年条例规定,建立失业保险基金,用人单位按照工资额2%缴费,个人按照工资的1%缴费。失业金按照缴费时间计发,贡献多者标准高些,享受待遇时间长些。但是,在失业保障的力度方面,有的学者认为目前我们对失业提供的保障还过小,制度承受力不够。

4、社会福利严重落后用GDP衡量经济发展有缺陷的,比如经济发展的同时,伴随著贫富差距的扩大、政府的迅速腐败,生态环境的急剧破坏等等,所以发展经济学后来就慢慢的衰落了。早在90年代中期,已经有人意识到用GDP不能衡量社会发展。在中国用GDP作为衡量经济发展的指标,至少带来很多问题比如GDP不能衡量社会福利的增长。社会福利以养老金来说,现在全国很多退休工人领不到养老金,全国总工会早在1996年就做过一个调查,除了一般退休工人的生活状态之外,那个调查中还提到一个特殊现象,很多历届的全国劳模退休后的生活都非常困难。这个报告是想说明:这些具有特殊政治地位的全国劳模退休后生活都如此困难,一般工人就更不用说了。

四、中国人缴纳的高税收,哪里去了?

数据是最有说服力的,让我们先看一下国家统计局2004年发布的《中国统计年鉴》中的数据。国家财政收支总额:2003年,国家财政收入为21715.25亿元,财政支出为24649.95亿元,收支差额-2934.70亿元。国家财政按功能性质分类的支出:2003年,经济建设费7410.87亿元,社会文教费6469.37亿元,国防费1907.87亿元,行政管理费4691.26亿元,其他支出4170.58亿元。据报道,目前,国民经济GDP的实际税负已经高达32.55%。与世界上发展中国家18-25%的税负相比,已经是太高。企业、个体工商户和村民的负担已经很沉重。而高达37960亿的国家实际支出中,只有21.33%用于公民最需要的社会保障、抚恤救济、教育、医疗卫生四类项目。而其他的财政支出呢?

1、公款吃喝一年2000亿据报载,全国一年公款吃喝在2000亿元以上,相当于吃掉一个三峡工程。这是一个触目惊心的数字。人们不禁要问:有多少公款经得起吃喝?记者在基层采访时,发现这样一种怪现象:越是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地方,招待越是丰盛;越是穷的地方,吃喝风越是厉害,干部也越是讲排场。更不用说一些人借职务消费之名,混水摸鱼,明目张胆地捞取个人好处。即使一些看起来正当的职务消费,也讲排场、比阔气,大肆铺张浪费,“一桌酒饭一头牛,一部小车一栋楼”。

2、公车支出一年3000亿一个惊人的数字:每年公车消费3000亿人民币,占财政收入的13%,全国13亿人年均负担230多元。

中国军队未能登上日本领土之谜

战后盟国安排美、英、中等国派兵占领日本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美、苏、中、英等11个同盟国在华盛顿召开会议,决定由美国全权统一办理对日军事占领和日本的重建工作。同时苏、英、中等在反法西斯战争中作出重大贡献的国家,也应派军队对日本进行占领。

早在日本投降之前,美国就已确定了单独占领日本的方针。美国总统杜鲁门说:“对日本的占领不能重蹈德国的覆辙。我不打算分割管制或划分占领区。”他还说:“不容俄国控制日本的任何部分。”

8月11日,美国断然拒绝了苏联提出的由美苏分任占领区总司令的要求。8月13日,美国太平洋盟军总司令道格拉斯·麦克阿瑟被任命为占领日本的盟军总司令。

随后由中、美、英、苏四国成立管制委员会,对日本实行管制。虽然四国都被称为占领国家,实际上占领日本的是美国。英国所派军队不过3000人,而中国也只派了少量军队,二者都受美军控制。美国对苏联很戒备,一开始就没有邀请它派兵参加。

8月14日,杜鲁门总统发布了《一般命令第一号》,划分日军向盟国的各受降区域。其中日本本土以及邻近各岛屿、北纬38度以南的朝鲜、琉球群岛和菲律宾群岛的日本军队,向美国太平洋陆军司令官投降,这样美国在战争一结束就为自己完全控制日本创造了有利条件。

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按照盟国商定的结果,盟军总司令部设在东京,中、美、英开始准备分别派出武装部队进驻日本。

急于扬眉吐气的中国国民党政府表现还算积极,立即派出以朱世明为团长的“中国军事代表团”率先赴日熟悉情况。8月28日,美军先遣部队也到达厚木机场。30日,麦克阿瑟乘“巴丹”号军用飞机抵达日本。

10月,美国以公文形式致电中国政府,约请中国派一支5万人的军队协助盟国占领日本,并希望由参加过印缅远征作战的孙立人统领的新一军去。然 而,当时蒋介石正指挥国民党军队忙于抢占抗战的胜利果实,已经把最精锐的新一军派往东北,根本没有太多的兵力派到国外,因此只想派出一支5000人的部队 象征性地去日本。可是美国一再要求中国至少要派遣一个师。最后,蒋介石决定由曾在越南河内担任接受日本投降任务的荣誉一师和荣誉二师合编成的六十七师前 往。

进驻日本的中国军人要求五官端正、身高1.70米以上、小学以上文化,连以上军官还要进行交谊舞培训。

当时荣誉二师正在卢汉的指挥下执行北纬16度以北地区日本侵略者的受降任务,他接到国民政府的驻日占领任务后,立即把荣誉二师与荣誉一师整编成 六十七师。荣誉二师系蒋介石嫡系部队,师长戴坚,少将军衔。该师建制完整,兵员充足,有精良的美式装备,是当时较为理想的赴日部队。

该师于1946年2月得到命令后,立即海运至上海江湾驻扎,等待坐飞机到日本。在此期间,该师进行了严格整训,淘汰老、弱、矮、丑的官兵,并从 其他部队中选调五官端正、身高1.70米以上、具有小学以上文化程度的兵员进行补充。整训待命期间,部队特别进行了军容仪表和国际交往礼节的课目训练,连 以上军官甚至还进行吃西餐和跳交谊舞方面的训练。

5月,中国驻日占领军先遣人员、国民党上校参谋廖季威同国民党第六十七师师长戴坚等人从上海乘坐B—24重型轰炸机前往日本同美军商谈中国驻军地点问题。到达后,根据协商,中国占领军驻扎在日本爱知县,必要时再扩大到三重县和静冈县。

当时第六十七师编制为14500人,有步兵团3个、炮兵团1个、运输团1个,此外还有战车、工兵、通信等营各1个,驻扎日本后,将隶属美国第八集团军第一军团指挥。从1946年5月开始,国民党驻日本先遣人员在横滨不断与美军联系驻军的编制、装备以及车辆运输等问题。

6月初,国民党政府国防部发布命令:占领军先遣队正式进驻日本。出国之日,国内各新闻机构都作了大量的宣传报道,《大公报》、《新闻报》、《中 华时报》、《自由中国》等均热情地报道了这一具有历史意义的、扬眉吐气的历史事件,有的报纸甚至将占领军人员全部名单及军衔广为刊载。这些内容在日本也同 时见报,造成很大的政治影响。

6月中旬,先遣队由“中国驻日军事代表团”团长朱世明率领,从上海龙华机场空运直达日本羽田机场,而后由陆路转赴先遣队驻地名古屋。日本当地政 府对先遣队的到来侍应恭谨。为了给即将抵达日本的第六十七师设营布防,先遣队在名古屋全面部署和接收了占领军所需的营房、仓库、港口、车场以及游乐场所等 设施

 

 

蒋介石打内战使占领军进驻日本化为泡影

就在中国驻日占领军大部队正在准备进驻日本的时候,蒋介石也正在为发动全面内战做准备。1946年6月18日,蒋介石发布密令,电告郑州绥靖公署主任刘峙,要他调集部队,围歼李先念部,并命令其攻击部队于6月26日前秘密完成包围之势。

6月26日,刘峙统率30万大军,向宣化店地区的中共军队发起进攻,点燃了全面内战的战火。

与此同时,农历七月初一,驻日先遣队准备工作已基本完成,随后朱世明电告南京政府,请调“中国驻日占领军”出发正式进驻日本。

然而,自电报发出之后,国民党政府应拨给驻日占领军的后勤物资依然迟迟不能到位,这令朱世明焦急万分,经去信确认才知道这些物资早已分发至反共 战场。几天后,朱世明突然接到国民政府来电,要求先遣人员立即全部返回,且驻扎上海机场的驻日占领军已经接到命令,将投入到反共战场,而驻扎在上海的六十 七师也已奉命开往苏鲁豫解放区。

国民党政府还告知朱世明,国军只要在鲁南或江苏泰兴地区一得手,即可将第六十七师调回并按原计划进驻日本。

第六十七师到达苏中之后,被收编到第一绥靖区司令官汤恩伯(7月中旬由李默庵担任)所在部队的第六十五和六十九师。1946年7月6日14时, 汤恩伯发布进攻黄桥、姜堰、海安的命令。我华中野战军在粟裕和谭震林的指挥下,经过一个半月的战斗,一举击溃国民党的进攻。其中,原第六十七师所在部队到 达海安、如皋一带不久,就遭到我华东野战军的重创。

8月28日,粟裕、谭震林所在的华中野战军发来电报,向中共中央和毛主席汇报了刚刚结束的苏鲁豫解放区战果,内容涉及到编在增援部队中的六十七 师的伤亡情况。电报称:我军于26日在如皋西南地区歼灭六十九师之九十九旅后,又于27日在上述地区歼灭由如皋来援之敌六十五师之一八七旅及七十九师一个 团,第二次由如皋增援之一个团亦被歼一半。

至此,原来的第六十七师、准备派到日本的驻日占领军就这样覆灭在反人民的战场上。

日本人个个衣衫褴褛,男男女女提着破皮包或布包低头疾走,听不见人声笑语。他们在盟军占领人员面前低声下气,一看到插着中、英、美、苏四国旗帜的车辆就点头哈腰

在六十七师无法到达日本后,国民党政府只好保留了先遣的驻日军事代表团。中国驻日代表团机构有办公厅,下设4个组、7个处,此外还有宪兵40 人。代表团总部设在日本东京都的麻布区。团长最初为朱世明,后改由商震担任,最后由何世礼担任,他们都是军人,副团长是沈觐鼎,时称首席顾问。

中国驻日代表团的性质虽是外交机构,但因当时中日没有邦交,即使在私人之间,原则上也不能随便来往,必须得到“盟军总部”的允许。美国驻日占领 军的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同时又是盟军最高统帅,盟军总司令部实际上成了美军总部,在占领日本期间,任何问题,中方均需向美国交涉,才有希望得到解决。

中国驻日代表团虽然受制于美国,但他们还是感受到了在日本国土上作为战胜国所受到的尊敬。据当时跟踪驻日军事代表团报道的重庆《东南日报》名记 者赵浩生回忆,中国作为战胜国之一,其驻日军事代表团的工作人员在日本享有各种特权。在神户,工作人员下榻的神户大厦是专门用来接待占领国人员的。从神户 到东京的火车也有占领国人员的专用车厢。到了东京,住进“外人记者俱乐部”,更是进入了特权阶层。这些待遇都是日本平民乃至大部分官员们所无法享受的。

赵浩生回忆说,当时的日本,从东京到横滨,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瓦砾。日本人个个衣衫褴褛,很少看到穿皮鞋的。即使在商业中心银座和最拥挤的东京 车站,也只是见到男男女女提着破皮包或布包低头疾走,听不见人声笑语,只有一片沉重的木屐声。他们在盟军占领人员面前显得低声下气,在街上一看到插着中、 英、美、苏四国旗帜的车辆就点头哈腰,给人的感觉好像是真的无条件投降了。一些了解日本国民性的中国军事代表团成员分析说,日本是个非常讲究现实的国家, 胜了,它就耀武扬威、作威作福;败了,它便俯首称臣。当时工作人员在日本看到的现象的确如此。

可惜的是,作为战胜国最重要体现的中国军队没有进驻日本,这使得中国对日本的管制缺乏威慑力和强制力,也使得后来中国试图限制日本并要求其彻底反思战争罪行的愿望没有实现,而美国对日本军国主义体制的改造也很不彻底,这些都给今天的世界造成了很大的隐患